★本站所有內容嚴禁轉載★

禁轉

By

因為很可愛就翻譯了,而且莫名的出現山下…(汗)

是說講到風間是大概,講到阿P是很確定的樣子XD

最後感謝Kaze校對&阿pei.SAYA的幫忙

有錯歡迎指正,謝謝(揮手)




生田「和MA一起取材是第一次耶。呀~今天真的很高興!和MA的聯合企劃,我一直期望哪個編集部要做啊!因為我們有很多共同的回憶的嘛!」
屋良「在開始這個對談之前,來說說進入事務所的順序之類的吧?AKKI、町田、屋良、米花、斗真是這樣的順序嗎?」
米花「不過斗真和我啊,沒有什麼差距的唷。只差了幾個月而已啊。」
町田「斗真還是小學生的時候個子超小又很可愛吶。不過對他一整個是成熟的印象啊。」
秋山「雖然只是小學生,卻被說成”老頭臉”的吧。所以當時沒有被叫”小老頭”嗎?」
生田「被叫了,被叫了。」
秋山「所以長大了之後,想說一定會變成超級老頭樣子的吧,可是卻變成這麼的帥氣…。」
屋良「斗真還記得我們的事情嗎?」
生田「最先說到話的大概是米花君吧」
米花「雖然跟斗真同期但是和前輩在一起的記憶比較多。欸,風間他們是什麼時候進來的啊?」
生田「大概比我晚十個月左右。山下是在我進的五個月後。」
町田「Hmm是這順序的啊」
生田「才剛進去的時候,米花君或是町田君,是很恐怖的前輩集團啊。」
町田「啊啊,我好像有印象的說(笑)。當時可能散發著”不要靠近我的氣氛”呢(笑)」
生田「就是這樣。還有,AKKI勒………臉完全沒有改變
秋山「又是臉喔!是沒有更多對我的印象這種屬於內在一類的記憶的唷?(笑)」
生田「有啦,有的有的!當時覺得”身體很龐大吶”這樣。」
米花「這個也是至今都沒改變(笑)」
秋山「是『8時J』吧?做了背摔動作、也做空中跳傘等,還接了ANDY HUG的踢擊呢,和搞笑藝人站在一起的時候,身體就相當龐大唷(笑)」
生田「屋良ッチ的話,超IDOL的!因為會對著攝影機鏡頭做著眨眼等動作的呢(笑)」
屋良「哇~~這種事情不用回憶起來也沒關係的唷。不要再講了~(笑)」
生田「已經不做了嗎?」
屋良「絕對不會再做了……」
生田「為什麼啦。下次在『SHOCK』裡面眨眼啦(笑)。」
屋良「是要在哪個場景做啦!做了的話,觀眾會傻眼的吧(笑)」
秋山「(台詞的口吻)”一直持續前進著,你不累嗎?”…在這邊吧(笑)」
屋良「超奇怪的吧,在那邊眨眼!而且只有光一才看的到耶(笑)」
生田「不過當時看到屋良ッチ的眨眼,”啊~原來Johnny’s是這樣的呀”這麼想了說」
町田「還有”來到了很厲害的地方”(笑)」
生田「米花君,以前便服都是穿著西裝」
屋良「對耶!也有這種時期!」
生田「那時候看了,”啊~原來Johnny’s是這種地方啊”這麼想了說(笑)」
米花「欸,這個也是(笑)?」
生田「當時分成西裝派和運動服派,我是運動服派的唷」
屋良「和我一樣!我也是運動服派」
町田「我好像是西裝派的樣子」
生田「不是好像,而是完完全全的西裝派。長外套搭配羊毛衫。」
町田「嗚哇~超丟臉的!就到這邊別再說下去了~~(笑)」
生田「那,至於AKKI…」
秋山「堀越的制服(笑)。對流行這種沒有興趣,對不起勒(笑)」
生田「那麼在『SHOCK』中,集合一下大家的打扮吧(笑)」
米花「絕對~~不要(笑)」
秋山「欸,我已經沒有穿制服了唷(笑)」
屋良「啊哈哈!想看耶,那個」
生田「還有,當時有次惹火了米花君了吶」
米花「這種事情,每次都是我的樣子(笑)」
生田「彩排的時候,舞蹈老師不在的話,大家就漫不經心在跳啊。所以米花君”你們這些傢伙,不想做就給我滾回去!”超級兇地罵人了」
一同「哦哦~~~~」
屋良「這就像舞蹈老師一樣嘛(笑) 」
米花「可能是靈魂跑到我身上了(笑)」
生田「不過果然『恐怖的前輩』很重要唷。這樣才不會懈怠啊。」
屋良「一起做過大的工作,是2003年的『PLAY ZONE』吧。」
生田「是啊。大阪公演的時候,在飯店的房間大家一起看了恐怖電影了呢。」
町田「看了呢~好懷念啊!」
秋山「每次都是從長谷川他們的休息室裡,傳出邊玩著足球遊戲,邊喊”不對啦!””太狡猾了啦!”之類互相叫罵的聲音(笑)」
生田「啊哈哈哈。然後現在是『SHOCK』呢。前陣子我在休息室換衣服,忽然抬起頭一看,AKKI從MA休息室那一~直往這邊看。感覺很不舒服說(笑)。」
町田「你慘了,斗真。那是你被盯上了(笑)」
秋山「不是啦,只是偶然的咩!對我來說四目相接的時候感覺才不舒服勒(笑)」
町田「和AKKI維持適當的距離感比較好唷(笑)」
生田「啊哈哈哈!MA是從以前就認識的哥哥們,所以即使是一起工作也很快樂,也能進行這樣白痴的對話,而且加上光一君大家也能認真的討論著關於演戲的事情。在一起的時候,讓人覺得非常可靠唷。能變成像這樣的關係,非常的高興」
米花「斗真是相當熱情的男人呢。超級認真的全力以赴。PLAYZONE的時候雖然也這樣想,這次的『SHOCK』一起做之後,更加這麼覺得了。這個舞台以光一君為主,需要大家一起製作配合的地方很多,我覺得斗真加入了之後,產生了很多的改變唷」
屋良「沒錯。斗真很有想法,我也得學習他這樣的地方」
町田「嗯啊,我也是這樣覺得」
秋山「比起PLAYZONE的時候,明顯的成長了呢。台詞和臉上表情的意思之類,非常細膩的地方都有考慮到…」
屋良「(忽然打斷)AKKI穿的運動服,超土」
一同「啊哈哈哈!」
秋山「什麼嘛,我難得要來說說熱情的斗真的耶!」
生田「呀~我也很在意那套運動服。太好了,屋良ッチ幫我說了這個,舒暢多了~(笑)
秋山「喂,我是正要直接誇獎斗真的耶(笑)」
町田「從剛剛開始,那個運動服的黃色部分,一直在眼前閃啊閃的實在是很受不了勒~」
秋山「這個運動服的背上可是有繡上Bronx的耶。你瞧,不是跟『~SHOCK』很合咩!」
生田「AKKI呢,在排練的時候也穿著,看起似乎太短的樣子呢」
町田「真的,太糟糕了呢。而且常常仔細一看,已經起了很多毛球了(笑)」
秋山「現在不是要來談我的運動服和排練裝的話題吧!如果真的那麼在意的話,就買新的排練服給我嘛!」
米花「為什麼要跟我們要啊(笑)」
生田「AKKI因事件而手指稍微受傷了吧。雖然用繃帶包紮起來了,West Side那一幕的時候沒辦法彈手指。所以變成每次都是翹起大拇指”GOOD!”這樣的姿勢,其實蠻想笑的說
町田「是啊,開玩笑也要有個限度咩」
秋山「才沒在開玩笑勒!超正經的在做耶!」
屋良「AKKI沒有辦法拿太鼓棒的關係,用食指和中指夾著敲的呢。真的是很努力的在做呢~很厲害!」
秋山「只是想要盡力去做而已啦。”Show must go on”啊」
米花「現在是我代替AKKI去迴旋光一的繩子,真的超辛苦的。AKKI至今都是你在做的吧?很讓人敬佩呢」
秋山「要開始轉或是落下的時候都很辛苦吶,我也是這樣(笑)」
米花「而且轉之前會和光一君的眼神對上啊,超級緊張的」
生田「舞台關係者們,大家超級擔心的呢。聚在舞台邊,說著”太好了,成功了”這樣。那個瞬間大家有著無法言諭的一體感呢(笑)
米花「當事者的我,完全不知道這種事情說(笑)」
秋山「覺得對不起光一君和YONE啊」
米花「完全不會。最近越來越覺得有趣了。這麼說有點抱歉,只是不要換回來好了(笑)」
屋良「嘛~雖然知道YONE很有幹勁,果然『耍繩者.秋山』的風格比較好,YONE還是不行喔(笑)」
米花「對不起,太得意忘形了!」
秋山「哈哈哈。不過啊,常在說”直到最後都不受傷”,對這個舞台從內心深處是要這樣想的呢。」
生田「對啊。最辛苦的還是光一君,我們要支持著他,我想至少能讓他負擔輕一點」
町田「這個雜誌出刊的時候,公演應該已經結束了吧~」
生田「結束之後大家一起去吃飯,聊很多的回憶吧!
屋良「好耶~期待著唷!」

註:1.背摔動作,摔角動作之一
2.ANDY HUG,http://www.andyhug.jp/default,29,r,_Ez.html,一個空手道家,也是K-1格鬥家
3.Bronx,紐約市的北區
4.West Side(紐約市曼哈頓區西部哈德遜河沿岸地區)

歷史上的今天


標籤:, , , , , , , ,
一個回應 “Wink Up 2007.04 生田斗真xMA”
  1. hachi 說道:

    多谢犬大的翻译啊
    好厉害
    辛苦了
    不过不是说入社斗真是2月
    山下是9月吗
    斗真啊~~
    汗一个

  2.  
留言


Best Viewed with resolution 1280*960 & Mozilla Firefox or Google Chrome ©TomaTomo since 2007 Ma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