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內容嚴禁轉載★

嗚嗚~重出江湖卻老刀已鏽(跪)

而且我沒趕上初日(繼續跪)


Interview with 生田斗真

    『SCHOOL DAZE』的守屋健太郎導演用最夯的手法,將在岡田ユキオ的漫畫「MOTEL」原著中,4個房間內所展開的混亂悲喜劇翻拍成『SEASIDE MOTEL』。103號室的旅客是用好幾萬到處兜售原價200円面霜的銷售員龜田。從call girl誤闖房間起,互把對方當冤大頭的二人角力戰就此展開……。讓我們來直擊能夠在他與麻生久美子又驚險又呆又可愛的對話劇中,見到他另一面的生田斗真吧! 

   

    發生在不靠海卻稱”SEASIDE”的MOTEL裡,欠缺某些東西的人們想從中逃脫而騙來騙去騙不完的一夜的物語就是『SEASIDE MOTEL』。
    總之就是大牌雲集。集結了在電影、電視、舞台劇中演技與存在感突出的主角級演員飾演一群怪異的high咖。
   在這群箇中好手內擔任主角的,是在電影處女作『人間失格』以具有深度的演技獲得極高評價的生田斗真。他飾演以詐欺手法推銷面霜的銷售員龜田。原本就很有喜感的生田藉由雖然彆扭卻會把call girl Candy(麻生久美子)的話信以為真,帶有純情面的龜田開創新局面。

 

─這是接著『人間失格』後馬上拍的吧?
「『人間失格』殺青後差不多5天就跑去關島拍了。我常被問”馬上出國拍外景很辛苦吧?”,可是我倒是覺得能去關島超lucky,還蠻興奮的(笑)」
─和前作的環境差異甚大,調適得過來嗎?
「沒想到還蠻OK的耶。因為一到關島就直接殺到拍片現場上妝開拍啦。有時因為天候問題再拍,所以第二天又重來一次。也常會因為太陽有點被雲遮到,或雲的感覺沒到位之類的在等天公作美。導演守屋先生是拍CM跟PV的,對這方面要求很多,感覺很新鮮」
─對於演出龜田這個角色有沒有什麼想法?
「嗯,雖然他是個沒用的人,但一開始他在我心中的印象並不是”可悲的廢材”,而是因為人太好所以不適合當騙子推銷員這樣的沒用法。不過導演希望他能帶點悲情,所以試戲時在意見不同的地方有做了一點調整」
─導演會下蠻多「再窩囊一點」、「再悲情一點」之類的指示吧?
「這算高難度的。龜田他”~瞎咪東東!”的句子結尾沒想到講起來還亂帥一把的。在這種情況下要怎樣表現出可憐樣跟窩囊的感覺有夠令人頭痛的」
─就像這樣,因為生田斗真實在有夠認真在演,所以看起來就會覺得有趣。
「也許吧。喜劇一定要認真演的呀。」
─聽說龜田吃魚肉香腸是你的idea耶。
「對啊。在跟導演見面的時候,他問說”我想讓龜田有總是在吃東西,或嘴巴裡咬著東西的感覺,你有什麼想法嗎?”。我想起拍『人間失格』住京都的那2個月,飯店冰箱裡的低熱量備用糧食魚肉香腸,就提議”魚肉香腸好不好”,結果就被採用了(笑)」
─還有別的idea被採用嗎?
「因為守屋導演富有創作家氣息,是個在想拍的畫面上十分堅持的導演,我們得去達到他的要求的時候比較多。像是魚肉香腸的吃法。有煩惱時想吃卻拔不掉塑膠膜搞得心浮氣躁,哼!一聲然後把它硬扯掉這樣。這是不容我們置喙的(笑)」
─他是個很注重視覺的導演嗎?
「我覺得他是個觀察入微的導演耶。還有他很認真,是個戲癡。『人間失格』常常順著感覺拍一次就搞定,這次就比較多”這邊要做表情”這種在細節上的要求。感覺好像更重劇本」
─這樣演起來會有差嗎?
「嗯。……是會有啦。兩種都要用腦,在順著感覺演的時候,有沒有好好觸動內心很重要,而這次是像”誰能來個俏皮的表情?”這樣。從早到晚一直在拍這種東西。」
─像是拿出各式各樣壓箱寶的感覺?
「是有這種感覺」
─有沒有能讓大家見識到你役者魂的橋段呢?
「有一場要我們倆一起跳舞的戲。想說要跳啥好呢,就跳了像貼面舞的東西……」
─有跟麻生小姐討論過嗎?
「沒,我自己決定的。試戲時她也接受了,所以就這樣拍吧(笑)」
─還是希望能有自己提案的情節吧?
「所以我一直在思考,想說有沒有好idea呀,有沒有呀這樣」
─會表現超過所要的嗎?
「這個嘛,不過我覺得這種人一定很多。要做比要求的多!這樣的演員」
─幾乎都是在密室跟麻生久美子演對手戲,感覺如何呢?你之前說過(麻生小姐) 是天才的樣子。
「我有說過!就算沒什麼的台詞她也能讓人心兒蹦蹦跳呢。不知道麻生小姐的台詞技巧是技術還是與生俱來的魅力,或許是兩者兼備,真的是很厲害。她真是個超棒的女演員。對了,Candy有個一定要在客人面前做的POSE。就是”我是Love me call me的Candy!”這個動作,第一天還有點小害羞,大概第二天開始她就做得很起勁了。走出房門還會拋飛吻咧。表現太過明顯還蠻可愛的(笑)」
─她是個感性的人吧。
「她很容易知道別人要什麼。導演說”再可愛一點”,下一次就能可愛到不行,超強的」
─在龜田和Candy互相瞞騙的過程中,是否也有在麻生的演技上發掘什麼呢?
「該怎麼說呢,我擅自把她當成好夥伴了。因為幾乎都是我們兩個在一起拍,沒什麼時間休息。一天下來拍攝時間很長,拍到很晚的時候會感到”啊,快沒電了”,我就得振作起來。可能就是抱持著這種想法一路拍下來的。因為只有我們倆就兩個人一起加油吧!」
─你們沒有聊天嗎?
「也不是啦,要看情況。開拍第一天就熊熊給它拍到半夜了說。啊,這真是場挑戰(笑)。如果不合力闖關的話會很辛苦,所以才自動把她當成夥伴。說到這裡我就想到,當初要接拍『SEASIDE MOTEL』的時候,是把它安排在『人間失格』跟『花水木』中間拍的。守屋導演跟我說把它當成兩部鉅作之間的”小品”,隨你高興演就行了。因此我也這樣認為一派輕鬆地到了現場……卻非常的累(笑)!」
─結果完全不算小品呀。
「是啊。這部電影裡有許多很像詐欺師的人,不過我認為排第一名的是守屋健太郎!明明就是這3部裡面最花體力的啊。算什麼小品呀!(笑)」
─大約拍了多久呢?
「在棚內差不多拍了1星期。不過還有外景」
─別的房間拍完了嗎?
「還沒,大概只有古田(新太)的部份殺青了吧」
─沒有去看別的房間在拍啥吧?
「對呀。所以就邊拍邊在邊想大家是用怎樣的情緒演的。前一陣子跑去跟古田碰面,他跟我講”我演得很拖泥帶水吧。有點演過頭了”。我回他才沒這回事呢。我想古田先生也很在意其他房間在演啥吧」
─結果每一個房間都很重口味耶。
「池鉄(池田鉄洋)那副自我感覺良好的嘴臉最讚啦(笑)。我非常喜歡池鉄翻臉這個梗喔。山崎(真実)說”那我走了”,他不是會生氣地說”你不要走!”嗎?這真的有夠好笑」
─啊,你把自己當成一般觀眾在看別的房間。
「我超客觀地看,這樣還挺有趣的。放鬆去看就能變成讓人覺得愉快然後回家的”娛樂”這樣的電影。話說在試映會的時候,(山田)孝之跟(成海)璃子他們,都是第一次見到其他演員。就跟玉山(鉄二)、溫水(洋一)還有柄本5個人聊起”拍得怎樣啊?”聊得超high的說。結果我家好夥伴沒給我來啦……」
─很lonely吧(笑)。
「就是說啊(笑)。是有點寂寞」
─飾演用還稱不上詐欺師的方式賴以維生的龜田這角色後,有什麼感想呢?
「就算是騙子銷售員也有可能是為了混口飯吃,為了討生活才會不得已下海的。他懷才不遇想要有所作為時,和Candy相遇就成了跳板。在我同輩中,或許跟年齡無關,只要是人都會吧。其實很想做某件事,但就是覺得一定無法成真而畫地自限。不過在這部電影有個主題,龜田的台詞也會提到”仿冒品也會有變正品的時候”。夢想與希望這類非現實的東西,也有在不知不覺中出現”啊!超過想像了”的一瞬間。演了這角色後意外發現,還是有偶然成真的可能呢。所以認為辦不到就自我設限實在是很可惜」
─雖然此片以漫畫式的極端手法描寫,不過這樣的人好像還挺多的耶。
「嗯。就像池鉄他演的滿腦子想上床的角色,雖然方向完全不同,卻還頗像那些懷抱夢想的人,看他們能闖出什麼名堂還蠻有趣的說。人果然有百百種」
─還有就是男人都抵擋不了美女。
「沒錯(笑)。像是想要有所突破的龜田,結果就來了個漂亮可愛的call girl姊姊這樣的情節很不錯啊,很貼近現實」
─話說回來,生田斗真是會自我設限的人嗎?
「嗯~多多少少吧。想做的事情一大堆,有時會覺得想再多也沒用」
─會啊?
「會呀」
─這種時候會完全自我封閉嗎?
「不會,會留一點縫」
─然後偶爾出來探探風頭這樣?
「對啊(笑)。不巧我對這還挺敏感的」
─就是死不了心不斷想要有所突破耶。
「龜田他可能就是這樣吧。雖然不太清楚自己想要什麼,但就是想有點改變。用如此的心情相信面霜一定賣得掉」
─他是火力全開地在等Candy嗎?
「我是這麼認為的。所以結尾算是龜田式的happy ending啦。我深深覺得能夠採取行動對龜田來說已經算是相當大條的事了」
─在那段龜田他有點……
「這個嘛,有點成長的感覺」
─在各別的房間內發生各種事件,卻像什麼事也沒發生似地迎接早晨到來的MOTEL的一夜的物語。” SEASIDE MOTEL”到底是什麼呢?
「就像我們平常不會去管隔壁鄰居在煩惱什麼,在想什麼不是嗎。但還是不禁會去思考在如此近的地方,沒想到發生著自己搞不太清楚的事。有可能在道別,也有可能發生了什麼大事」
─就像以為是女的沒想到卻是男兒身之類的(笑)
「所以說在這部片中出現的人物乍看之下很奇特,其實並不然。在身邊發生許多事,有形形色色的人這點很寫實。不過這得深入觀察才能懂的(笑)。放輕鬆點看,能夠體會到些許重點就很不錯了」
─喜劇好玩嗎?
「好玩。不過同一個梗玩久了就會冷掉說。因為工作人員漸漸笑不出來了(笑)。第1次讓大家笑翻所以想說”好,就這樣做吧!”,可是第2次第3次就有漸漸變冷的感覺」
─需要有不屈不撓的精神耶。
「就是說呀。要是沒有”第1次就要讓大家笑成那樣!”的自信是過不了關的(笑)」
─『人間失格』後緊接著『SEASIDE MOTEL』,再來就是純愛物語『花水木』,令人想一窺生田斗真多樣化的演出呢。光是這3部電影在題材上就不盡相同,又和拍攝電視連續劇時所需維持的情緒有所差別。一直在做嘗試會不會很累呢?
「我曾經遇到做好了準備,卻一下就前功盡棄的時候。想說”好~,就這樣演吧”,卻被 (用撥開的手勢)嘿!地駁回」
─此時所需具備的是?
「瞬間爆發力吧。舞台劇的話能在排演時猛衝,連續劇是10分後才會動攝影機的,後置也不需花太多時間」
─接下來就是要多接戲了吧?
「我是這麼認為的啦。但如果只是一直拍下去,連自己都能感受到"又來了,我又犯了"這類的事。希望能盡量減少像習慣手勢之類的老毛病,每次都能呈現新風貌,不過還差得遠呢」

歷史上的今天


標籤:,
4 Responses to “+act 2010年7月号 生田斗真”
  1. sayatama 說道:

    都蝦阿V啦(抱)>///<

    喔醬 回應:

    我家藝人用字超棒的啦(蹭)
    (自己誇不要臉XD)

  2. 51toma 說道:

    沒有生鏽喔…
    翻得超傳神的
    幾乎可感覺到斗真說話時的表情

  3. miyou 說道:

    谢谢FY,后面 自我设限那一part,很感慨

  4.  
留言


Best Viewed with resolution 1280*960 & Mozilla Firefox or Google Chrome ©TomaTomo since 2007 Ma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