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內容嚴禁轉載★

新年新氣象~~~~~(並沒有)

今天的目標是更新到五點!
看能補多少就補多少!
然後晚上開生田大爺舞台劇場刊代購!<-主要目的?


是說第三章都出來了還在補第二章!
而且根本也不是我翻的(毆)



☆☆☆☆☆☆☆☆☆☆☆☆☆☆☆☆☆☆☆☆☆☆☆☆☆☆☆☆☆☆☆


~港町物語~


第二章 藍眼睛的泰迪熊–下



「一個人能有什麼成就,看看他的臉,大概就可以知道」
希望能與車子構成那樣的關係...
那就是大沢的執著。

筆直道路駛到了盡頭,
進入彎彎曲曲路徑的Vitz,
「偶爾被追著跑也不錯呢」
生田笑著說。
「偶爾的話,嗯」
大沢熟練地左右操控著方向盤,
輪胎就有如吸附在地面上一般流暢地改變了方向。
不遠的前方,已經可以看見長長的隧道,
「就在那個隧道一決勝負吧」
Vitz在隧道中間改變方向,
折返來時路。
駛離隧道後就再也沒看到直昇機的蹤跡,
連引擎聲也聽不到了。
一定是埋伏在隧道的出口處吧,
生田吹了一個口哨,
「永遠等在那裡吧!」

大沢和生田帶著少女回到偵探事務所,
少女坐在黑色沙發上,自己從旁邊的冰箱拿出飲料,
看著大沢和生田個別所屬的小東西並拿來手上,
沉迷在兩相比對的樂趣當中。

「那個少女到底什麼來頭?」
生田以少女聽不到的音量小聲問著,
大沢把一封白天寄到的信拿給生田看,
信上的內容,

「タカオ 在我到達之前 請幫幫我的女兒」

是這麼寫著的,再來就是少女所在地的洋房住址,
並沒有寫上寄信人的名字。
而且,信紙上的印記,
生田曾看過它。
「這應該就是...」
「Oliveira家的家紋」
說到Oliveira家,就是過去在歐洲掌握著強大勢力,
歷史上有名的名門貴族。

「那孩子就是Oliveira家的直系後裔」
「這個,委託者就是少女的母親吧,剛才你說你知道那孩子,你和那厲害的家族究竟是什麼關係呢?」
「嗯,以前稍微...」

呼地生田臉上浮現笑容。
一點都沒變哪,
大沢不是那種會侃侃而談自己過去的男人。

生田還注意到一件事,
就是繫住大沢的車鑰匙的鑰匙圈,
對於隨身物品都講究要是古董的大沢來說,
完全是個與他不相襯的單品。
但他與生田相識之後一直都帶著它,
而那個熊熊鑰匙圈,
與少女持有的泰迪熊,
外形,一模一樣...。

「說什麼在我到達之前,她什麼時候到?」
「誰知道,或許明天,或許一年後」
「真的嗎」
「總之那群人的目標就是少女和、」
大沢看著生田的眼睛,
生田回以一個頷首。
兩人看著少女雙手抱著的東西,
「那隻泰迪熊。」

為了收集敵人組織與Oliveira家族的情報,
再度走向車子的途中,回頭去拿忘了的東西,
回到事務所的大沢,
拿出皮革手帳與愛用的鋼筆,
放進西裝外套的暗袋裡。
生田對於情報的管理皆仰賴手機或電腦等電子設備,
大沢則喜歡手寫的感覺。
在這種小地方也展現了兩人的不同。

「喂...大概要開始忙碌嘍」
大沢對著照片說完話,就離開了事務所。

「在幹嘛呀,你們這些人,他們可是卯起來在找耶」
生田正要向搬運著箱子的快遞員問話。
快遞員是生田的線民之一。
「那些人的底細是?」
「不知道,是生面孔,不過絕對是專業人士哦」
「Oliveira家族呢?有聽說些什麼嗎?」
「嗯嗯,好像在爭什麼遺產,吵得很兇的樣子」
「果然是家族紛爭嗎」
「還有就是,傳聞中Oliveira家族世代相傳一顆名為『安東尼特之淚』的寶石,
價值不止100億的樣子」

綜合兩個偵探所收集到的情報,
應該就是少女的哪個親戚,為了把遺產弄到手,
而盯上身為繼承人的少女錯不了吧。
另外還有一件事,洗衣店的人給的消息,

「欲得『安東尼特之淚』,先尋藍眼泰迪熊」

這項情報的可信度相當高。
可是少女所持有的泰迪熊的眼珠是黑色的,
再怎麼問少女關於藍眼睛的事她只是不斷搖頭。

就在生田打算仔細檢查一下少女的泰迪熊,
才準備摸向泰迪熊就被少女激烈反抗了。

「碰、的話就、咬你、哦」
結果是被她這樣大聲恐嚇。
大沢他們放棄了說服情緒不穩的小公主。
從敵人的目標到少女的泰迪熊,
雖然知道其中一定有著什麼秘密,
卻不知道答案啊。

「嗯~還有沒有其他詳知關於這孩子的事情的人呢,...和她更親近的...啊!」
突然頓悟的生田。
看向大沢後,他好像也發現了。
「有那麼一個人啊」
Vitz急駛向她的所在處,
一直以來照顧著少女的女僕所在處。


☆☆☆☆☆☆☆☆☆☆☆☆☆☆☆☆☆☆☆☆☆☆☆☆☆☆☆☆☆☆☆


歷史上的今天


標籤:,
留言


Best Viewed with resolution 1024*768 & Mozilla Firefox or IE6.0+ ©TomaTomo All rights reserved